推特账号

 admin   2021-07-17 15:47   103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推特账号推特账号

推特账号购买

推特账号注册

推特账号2元自动发货

,道路宽阔平整,两边建筑整齐,商贩人流往来不息,很是有着一股子繁盛气息。

尤其落云涧、梵天宗这两大三级宗派将会在此广收门徒的消息传出之后,更是让此地彻底变得热闹起来!无数适龄孩童皆在家中长辈带领之下纷纷涌向此处!

城中有一石台,无人知其何时建造,四角长满青苔,石板上也是坑坑洼洼斑驳不平,但其质地却是非常坚硬,向来被城中修炼者用作比武切磋或是生死仇杀之地。但今日,此处人头攒动,密密麻麻一眼看去,怕是有着不下十数万人聚集在此处。

推特账号边缘,也被搭建了两架平齐的高架,其上正站有两方人马,正是今日广招门徒的落云涧、梵天宗两方。双方主位置上都是坐着一名老者,落云涧一方那人身着青紫衫,面色阴沉,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精芒,一看便知是一辣手之人。梵天宗老者则是一身白衫,白发长须慈眉善目的老者。

推特账号走到人群之外,眼神在两个老头身上扫过,眉头不觉微微一皱,这两人身上气息晦涩,坐在那里竟似与这虚无空间融为一体,两人所在之地若非眼睛所见,灵魂之力扫过竟是一片空白!

“嗯?”

“哼!”

推特账号灵魂之力隐晦扫过之时,梵天宗为首老者轻嗯一声,眼神四下看过,却是没有出手,而那落云涧之人则是冷哼一声,一道灵魂之力毒蛇般猛然窜出,呼啸而来!

推特账号心中一凛,果断割断了与那屡灵魂之力的联系,果然,下一刻虚空之一震,先前放弃的灵魂之力已然被彻底灭杀!青紫衫老者面色阴沉在众人身上扫过,良久之后并无所获,这才冷哼一声坐下!

推特账号背上露出层层细密汗水,心中却是松了口气,暗道莫楚狂赠与的灵魂掩饰之法当真神奇,这两个明显是域主之境的老者,竟也是看不穿他的底细!

不然他此刻的状态万一泄露,定然会引起别人的怀疑,那他势必就要面临无尽的麻烦了。

心中为松了口气,就见双方阵营之中,各自有一年轻男子脚踏虚空缓缓停与石台上空。两人对视一眼,略微点头示意。梵天宗一方出来之人身着白衫,外表看去与昌黎等人一般无二,不过其领口丝丝金芒,却是表明此人乃是梵天宗内一名内门弟子,能够前来此处,恐怕身份也是很不一般。

孟子然上前一步,扬声道:“今日我梵天宗在此广收门徒,有意者尽可来我宗门高架之下,自有门中之人测定你等修炼天赋。”

语毕,其微微对身后身着青衫,胸口却绣有三团云朵之状的男子点点头。

“同上!”男子脸色冷漠,上前一步淡淡说道。其声音平淡,隐隐却又一股杀伐之气扑面而来,令人心中不禁一凛!

孟子然似乎对此早有所料,微笑道:“如此,等下在这推特账号上,还请弑兄不吝赐教。”

“当然!”弑天林眼中爆发出一阵狂傲战意,随即冷然转身离开。

孟子然微微一笑,也是回了高架之上。

“李长老,今日可还是按照往日规定,分别派一名外门弟子两一名内门弟子登台试招,来决定优先选徒权利。”梵天宗老者在孟子然回到身后,笑道。

“自然如此!”李长老嘴角带着几分冷笑,似是胸有成竹一般。

“如此,那便开始吧!我们梵天宗派出之人乃是外门弟子昌黎。”

众人身后,昌黎恭敬行了一礼,这才飞身落在石台之上。

“华天煞,上!许胜不许败,否则门规处置!”李长老冷喝一声,华天煞翻身落在台上,眼神阴狠在昌黎身上扫过。

“今日,我便要给你一个教训,好让你知道插手我落云涧内务的下场!”

“口气不小,当心风大闪了舌头,最后丢脸的还是自己!”昌黎此刻代表着宗门出战,气势上自然是不能落半点下风,反唇相讥道。

“那你便等着!”华天煞阴沉一笑,身影陡然加速,化为一道黑影,直奔前者而去!

昌黎面色肃然,心中不敢有丝毫大意,若是此次战胜,回去之后自有门派嘉赏,运气好些得到一颗灵丹便是大有机会突破目前境界,达到破碎等级,成为一名内门弟子!想到此处,他眼中也是闪过一丝火热,怒喝一声直面迎上!

两人全身劲气鼓荡,对轰之时声音浩大,在台下之人看来顿时惊为天人,叫好之声纷纷不绝!

也有其他修炼之人,或立于房顶或盘膝坐于树上,仔细看着台上交手两人。

“轰!”

两人都是各自门派之内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,一身修为基础颇为扎实,交手经验丰富,如今毫无保留动起手来,却也是颇有威势。

“昌黎本就达到了炼气期12层的修为,基础无比扎实,这次若他能胜,我便做主赐予他一枚三品灵丹,至于能不能突破,那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!”梵天宗老者看着台上情况,满意的点点头,此刻昌黎已然占据了一定上风,稳扎稳打获得胜利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。

其身后其余几名外门弟子闻言,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羡慕之色。

内门弟子!那才是宗派真正在意的弟子,他们不用从事任何劳作,只需要一心一意专心修炼便是!

昌黎眼中闪过一道喜色,从动手到现在他一直凭借自己炼气期12层巅峰的修为,强行压制住华天煞,随着时间过去,感觉到对手越来越凌乱的气息,他手上攻势不禁更快了几分!

双方台架之上也是微微凝神,不过梵天宗这便是喜气洋洋,反观落云涧则是阴气森森,气息冷淡!

“呵呵,昌黎要胜了……嗯,不好!”原本老神在在的梵天宗老者突然面色大变,眼中爆发出一阵骇人神采,向台上看去!

恰在此刻,华天煞狼bèi躲过昌黎一掌,身影凌乱之时,后者暴喝一声,再度袭来,意欲将对手彻底击败!

华天煞眼中闪过一丝煞气,手上气息顿时一变,反手一掌向后击去!此刻他眼中神色平静,哪还有半点惊慌之色。

昌黎见状心中暗道不好,可是变招已然不及,只好硬着头皮强行接下!

轰!

一声巨响,华天煞身形后退数步,脸上一阵苍白,反观昌黎直至退出数十米远,一口淤血吐出,神色顿时委顿了下去。

场面之上的情形大变,原本处于绝对劣势随时都会落败的华天煞,却是瞬间大占上风!

“空间之力!破碎之境!”昌黎面色苍白,眼中闪过几分不甘之色,失声叫道。

“不错!虽然我并未达到炼气期巅峰修为,却是偶然掌握了几分空间之力,虽然微弱,但是想来击败你还是不成问题,怎样?你认不认输?”华天煞脸上露出几分得色,能够在炼气期领悟空间之力,这足以说明他的修炼天赋绝佳!

“哈哈,好!天煞,今日我便做主,收你为落云涧内门弟子!”李长老开怀大笑道。

“多谢师叔,多谢师叔!”华天煞闻言顿时大喜,赶忙跪于石台之上向其连连叩头。

“马兄,这场比试,你看是否还要继续下去!”李长老点头示意前者起身,随即笑着扬声问道。

“这一局,我们认输!你们下去,接昌黎师弟回来!”梵天宗马长老眉头一皱,却是毫不犹豫说道.其身后两名梵天宗内门弟子脚踏虚空,飞快到了昌黎身边,将他带回台架之上。

“马师叔,弟子无能未能为本门争光,还请师叔责罚!”昌黎跪在马长老面前,面色略有灰败。

“起来吧,这华天煞初步掌握了空间之力,你自然不是他的对手,这点你无须自责。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炼气期巅峰境界,且基础扎实,回去之后到丹房领取一枚三品丹,争取早日达到破碎境界!”马长老面色温和,对昌黎落败竟是毫无怒色,反而温声安慰了他几句,更是言道会赐下丹药,助他提升武道修为。

果然,场下有意前来拜师之人见状,脸上大都露出几分钦佩之色,显然对梵天宗多了几分认同。

昌黎脸上顿时布满狂喜之色,连连叩头之后,站到几名内门弟子之后,脸上灰败之气一扫而空。

马长老淡淡向对面扫了一眼,道:“第一场我们输了,第二场,你们先派人。”

“嘿嘿,那老夫可就当仁不让了!”落云涧青紫衫李长老脸上挂着几分得意之色,扭头喝道:“弑天林,出战第二场!”

马长老闻言面色一变,不禁暗骂这老狐狸好生狡猾,不过对此他却也是毫无办法,只好暗自灵魂传音道:“子然,这弑天林杀伐之道早已小成,实力强横,若是不能与之为敌,认输也无妨。”

孟子然点点头,不过其眼中却是充斥着一股熊熊燃烧的傲然战意,显然心中也是颇为自信!

弑天林、孟子然两人眼神隔着数百丈距离遥遥相对,虽未出手,但一股强横的气势却是自两人身上缓缓散发而出,渐渐弥漫这推特账号上。

啵!啵!啵!

两人足踏虚空,行走间与平地一般无二,每一步落下更是发出一道“啵”声,其足下空间更是荡漾起一阵水波般的涟漪。

“嗯!子然最近修为也是突飞猛进,看来距离突破破碎进阶星主境界,已然不远了。”马长老脸上闪过一丝笑意,孟子然绝对是他们梵天宗此代最为优秀的弟子,十八岁修炼至破碎境界,如今二十四岁,便是隐隐有了更进一步的趋势,如此速度自然令他颇为欣慰。

“不过这弑天林修炼杀伐之道,进境也是颇快,而且杀伐道对于对手的心理压力极大,也不知子然是否是次子对手?”马长老微微皱眉,体内元力缓缓调转,若是孟子然出现危机,他瞬间便会出手!

“弑兄,请!”两人数十米遥遥相对,孟子然沉声喝道。

“战!”弑天林仅仅一字出口,身上一股不屈战意瞬间爆发,如一支锋锐长枪散发着孤傲凌厉之气,直指天际,竟似要把这天桶下一个窟窿!其身边百米之内,强烈的杀气近乎凝聚为实质一般,一道道由纯粹杀机凝聚而成的白色气刃,在其中呼啸往来。

感觉到弑天林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杀机,推特账号外围无数观战者尽皆变了颜色,看向前者的眼神更是隐隐透着几分敬畏。杀机恐怖如斯,不知此人到底如何修炼而成?

在杀气笼罩之下,孟子然脸色不禁略微一变,体内元力运转,他脸色才是恢fù了平静。

双手平平举起,一把通体银白,其上闪烁着点点星芒长约三尺的宝剑,便是出现在其手上。此剑刚一出现,受到周围杀气刺激,顿时发出一声清脆剑鸣之声,一道道无形剑气从中散发而出,渐渐在其上形成一只由剑气组成的白狐身影,对着弑天林就是一声咆哮!

一剑在手,孟子然形象顿时巨变,原本温润君子形象瞬间破灭,一道道凌厉之气从其身上散发而出,其威势竟然丝毫不弱于弑天林的杀伐之道!

“庚金剑气!”马长老脸上露出一丝愕然,随即一道狂喜之色从他嘴角出现,更是迅速扩大开来,“子然竟然修炼出了庚金剑气,这小子居然连我都没告sù!哈哈,这下鹿死谁手,可就不好说了!”

落云涧一方,原本自信满满的李长老,在看到孟子然身上的庚金剑气之后,脸色也是忍不住略微阴沉下来,“没想到这梵天宗弟子之中也有如此出类拔萃之辈,如不出意外,此人毕竟成为我落云涧的心腹大患,不过,嘿嘿,怕是你没有了彻底成长起来的时间了……”

“庚金剑气?”弑天林眼中蓦然爆发出一阵炫目神采,眼中战意不减反增,整个人直如战神下凡一般,令人不可直视!

孟子然脸上闪过几分傲然之气,沉声道:“不错,正是本门绝学,庚金剑气!”十八岁达到破碎境界,二十三岁达到破碎巅峰之境,如今更是领悟了庚金剑气这一绝学,孟子然确实有着足以自傲的本钱!

“战!”

战字出口,弑天林手中瞬间出现一把黝黑大刀,向前一刀劈下,一道凌厉杀伐之气顿时凝聚为刀型,呼啸向前冲去!

大刀之上密密麻麻布满无数缺口,其边角之处甚至隐隐生有几分斑驳锈迹,一道恐怖裂口位于刀背正中之处,似乎此刀随时都会断裂开来!

不过在面对此刀爆发出来的杀伐之气,孟子然却是丝毫不敢大意!弑天林手中之刀并非何种神兵利刃,不过是其出道之时使用的寻常大刀,不过这现年在无尽杀伐之气的滋养下,其威势怕是绝对不弱于他手中宝剑!

“庚金剑气,抹煞!”孟子然暴喝一声,一道灿然若金宛如实质的剑气瞬间凝聚为一柄巨剑,瞬间迎向杀伐之气组成的刀芒!

轰!

杀伐刀芒VS庚金剑气!

两者都是至刚至强的攻击之道,此刻正面相碰,自然要分出优劣高低,一决雌雄!

咔嚓!

不分先后,刀芒、剑气拟形所化刀剑瞬间布满裂痕,一道道恐怖气息顿将石台划出道道恐怖痕迹,更是疯狂向四周涌去!

“不好!”

梵天宗马长老、落云涧李长老两人脸色一变,瞬间撕裂空间出现在半空之中,一道元气组成的护罩顿时笼罩了整座石台,将所有飞散的刀芒剑气尽皆拦下!

“好!”刀芒被阻,弑天林眼中神采更胜,其身气势越发强横了几分!

“你不错,有让我正视的资格。”

孟子然脸色凝重,沉声道:“弑兄若是有什么手段,不如直接用处来,不然胜负恐怕很难分出。”

“正合我意!”弑天林脸色凝重,手上用力狠狠向额头一抓,一股狂暴的气势顿时将他彻底笼罩,前者的气势瞬间暴涨了三倍以上!

“封印,开!”

嘶!嘶!

恐怖的劲气将其身上的衣衫划割出一道道细密的小口,弑天林眼中闭目,似是在感受着体内强横的力量!

“若你能够完好接下这一击,我便认输!”

孟子然面色阴沉,前者此刻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已然超过了破碎境界的极限,竟是隐隐有了几分星主境界的气息!

踏足星主境界,才算是真正步入了修炼殿堂,其灵魂身体都会在成就星主之境获得升华,虽然只是一阶之差,其实力相差却是天壤之别,不可同日而语!弑天林以某种封印之法强行增强体内杀伐之气,虽然仅仅拥有几分星主境界的威能,但是也足以将其实力增强数倍以上!

“魂封之法!看来你们落云涧在这小子身上下了不小的力气啊!”马长老看着场中弑天林气势暴涨,面色不禁有些阴沉下来。

落云涧李长老闻言翻了翻白眼,嗤笑道:“你们梵天宗不同样将庚金剑气传授给了孟子然那小子,连星辰剑都传授给了这个连星主境界都不到的小辈!”

“哼!你最好心理有分寸,子然是我梵天宗内定的核心弟子,绝对不容有失,等下若是弑天林收不住手,你可别怪我出手!”马长老冷哼一声,道。

李长老冷哼一声,却是并未接话,他此刻也是将灵魂之力尽数散发而出,紧紧观察着场中情况,若是有丝毫不对之处,他也是毫不犹豫便会出手!若是此时孟子然真的折在了弑天林手中,怕是梵天宗马上就会跟落云涧爆发激烈大战!

虽然他们不怕,但此刻的确不是最好的时机!

(家里断电一天了……现在还是跑去市里传的……悲催……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rqcl.org/75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